咕菇不是姑姑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写了什么呢?毕竟我只是一朵小蘑菇。

【蒙克】不能吃

现代AU日常,普通人设定

非原著向且非常ooc,有一点私设x

……正文大概和标题有一点点关系?

【喜欢的太太留了评论我一个诈尸从鸽子窝蹦起来手机砸到脸上】

【罐子太太我喜欢你啊——】


阿蒙放下手中擦拭着他那水晶镜片的布团,将单片眼镜带到右眼上,仔细瞅了瞅克莱恩手上捧着的大木碗,“我记得你说的是做面包吧?这个嗯……面团,是不是太稀了一点?”


“等它发酵了就没那么糊了。”克莱恩信心满满的在装着浆糊般“面团”的木碗上盖了一层保鲜膜,拿到厨房等待发酵,“我可是一步步照着教程做的!绝对不会出问题!”


阿蒙仿佛看见了克莱恩身后骄傲翘起的猫尾巴,...

【蒙克】用虫子对猫咪恶作剧会怎么样?

已经成为恋人背景,大概原著向,非常ooc

长图预警,注意流量

人生中第一次开车是一辆不是很好吃甚至在最后开出喜剧效果的小单车x


正在看书的克莱恩猝不及防被走路没声音的恋人吓了一大跳。


阿蒙迅速贴近的柔软嘴唇蹭到了他的脖颈处,在苍白的皮肤上嘬出一个个小红印。尝试将时天使推开未果后克莱恩翻个白眼,打定主意放任祂自己闹去。


渎神者不太过分的闹腾了几下,见神明专注的看着书本好似对此无动于衷,却悄悄红了耳朵的模样,没忍住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您可真是太可爱了,愚者先生。”

[图片]

【蒙克】小乌鸦的养猫手记

非原著向,大概是童话风,极度ooc

我们蒙克破700啦!!!【狒狒尖叫】


1

阿蒙是一只带着单片眼镜的乌鸦,祂的日常就是吓唬吓唬隔壁的火锅小红,找一找跑掉的帕列斯蛋糕,和不定时偷袭恶作剧一下邻居们。


某天,祂照常往黑夜家的窗户甩了一石子,却听到了微弱的喵喵声。阿蒙扇着翅膀一看,发现了一只在窗户下边趴着晒太阳结果无辜被石子砸了一下,正懵逼发抖的小黑猫。


小黑猫有着少见的白手套,脖子上带着一个小小的铜哨,黝黑毛皮柔亮顺滑,除了实在是有点太瘦小外没有任何缺点。


阿蒙呱哇的叫了一声:“黑夜已经连只小猫咪都喂不饱了啊!”


祂发出了非常愉悦的乌鸦笑声,“那么这只小猫崽,我...

《吉尔伽美什史诗》译者注释&目录

None_诺奈:

感谢读者大大们一直以来对《吉尔伽美什史诗》中译的关注与喜爱,根据前期的留言反馈,如下是来自译者大大的一些注释和说明:




《吉尔伽美什》是目前已知世界上最古老的史诗,最早口耳相传于苏美尔城邦时代。据苏美尔王表,吉尔伽美什为乌鲁克王朝第五任国王,约在位于公元前26世纪,在位126年。本译文主要以Andrew George英文版为底本、参考拉丁字母转写的阿卡德语标准版与其他译本翻译出,此次根据原英译者关于新出土第五块泥板的研究,增补部分内容。由于原泥板缺漏部分较多,信达雅的翻译标准,只能尽量往达、雅之上努力,越“信”则越不通顺(详见之前汉...

一个非典型abo的脑洞,大概就是一个发情期成哭包的a玑
有ooc
非常ooc
十分十分ooc
你确定要看?
要看就不要骂我哦QAQ


就某天,灵渊去异控局有事,宣玑身体不舒服,就被灵渊强行留在家里

然后三千年没有发过情要不是有信息素几乎以为自己是个b的宣玑就发情了

宣玑马上脆弱的像个可怜无助但能哭,还能日哭人皇的小鸟,非常迫切需要自家伴侣安抚

但是因为盛灵渊今天去异控局是要谈个很重要的事,宣玑想要不先撑一撑,等灵渊回来就好

结果从有实体至今第一次发情的朱雀被冲击的怀疑鸟生

被发情期折磨的有点受不了的宣玑只好把衣柜里灵渊的衣服全部翻出来,堆到床上一大坨,结果宣玑给灵渊买的衣服太多,堆的太满...

嘟嘟可以和陛下搭个亲缘了

一个人形深渊,一个活赤渊

一只费二锅,一只盛猫猫

一位这也不吃那也不吃,一位吃起来会有害形象的不吃且口味清淡

还都是精致优雅的小宝贝

【幸福死去】

二刷发现的比较好玩儿的点

☆是被甜甜破而后立的大刀搞得肾疼只能二刷补肾的产物,具体在哪几章我懒得贴了,有兴趣的可以也二刷多刷对照一下,没兴趣就当个乐呵吧。

1.盛灵渊其实很会带孩子

不是靠宣玑发现的,我记得是看到医院一哭闹熊孩子攥住灵渊头发那里,灵渊的手往那小朋友头上一贴小朋友就不哭了哎!后面还说了些灵渊哥哥当年带幼儿太子彤的经历,太子同志哭的陛下一天六七十次把手放到他脖子上,绝望的恨不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真的笑死,严重怀疑陛下现在看谁都慈祥就是太子害得。

然后翻了翻,好像玑崽也挺能嚎的噗……

被哭包熊孩子包围的陛下,惨。

【顺便一提,宣玑曾在某章说过航空局应该搞个幼崽专座位因为他被嚎的很烦……虽然自...

玑灵家暴,烈火烫头【不是】

@门前雪
谢谢太太!!!!
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喻叶】文州切鸡

 @论叶吹的自我修养 


赌骰还债!


“喔喔喔——”


被拖长了的鸡鸣声从阳台上响起,主卧里,昨晚被折腾的有些狠了的男人皱皱眉,抬起一脚踹在枕边人的腰上,险些把那人直接蹬下床。


叶修拿被子死死蒙住头,蒙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哗的一下翻身起来,语气痛苦的对旁边被他蹬醒,正在不住的揉眼睛的喻文州说道:“文州,不管怎么样你今天一定要把那只鸡处理了,不然这日子就真的过不下去了。”


喻文州明显也很无奈,他伸手把被子又给叶修捂上,打着呵欠把自己也缩进去,“再睡……呼,再睡一会儿,我一会儿去磨刀……”...


1 / 3

© 咕菇不是姑姑 | Powered by LOFTER